第九回:地昏天昏兴女教,舟沉釜破夺男权

#女狱花

话说沙雪梅与许平权话不投机,忽忽地出了平权房门。走到自己床前,模(摸)出时辰表一看,已是三点零四十九分。就在床内和衣睡下,翻来覆去也睡不着。则听蚊市成雷,鸡声报晓,耐心片刻,朦胧睡去。 及至次日十一点半钟起来,即到隔房来看平权,那知平权已动身走了。只得回至房内,吃了饭食,会了钱钞,出了客栈。走了几步,心内想道:“前因贪玩野景,路上耽搁好几日。今野景大概已赏玩过,况此地至张柳娟处,又是一水之路,不如坐船为便。”漫漫的走到轮船局内,买了一张票儿,附轮而去。

不多几日,到得柳家,二人一见如故。(张柳娟)请雪梅至书房内吃酒,且与二位女友相见。一位姓吕名中杰,即前时送报纸与文洞仁的;一位姓仇名兰芷,即前时结夜亲,与夫不睦,到此来的。 四人传杯递盏,畅谈心曲。雪梅说起平权之事。 柳娟道:“这人我本认识,且其历史知之甚详。他的住处离此地不过二百里之遥,本是个书香人家。他父亲叫做许杰,亦是一个怪男儿,平生以三尺剑、万卷书为第二个性命,却不欢喜仕途。中年选择一位才女,做了妻房,生下一男一女。男的取名保国,女的取名平权。‘佛婢’乃是他(许平权)自己取的别号。” “当日许杰夫妻,抚弄子女,沉吟诗酒,极享家庭幸福。每当酒酣耳热的时候,常对妻子道:‘世人云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又云“做女儿的时候,不可使其读书识字;若通了文理,就有什么楼头柳色、窗前蝶影,做出许多坏事”;不知做出坏事的女子,正因文理不通、不能看深奥的书,只能看浅近小说。我们现在的小说,大半无赖荡子,序些儿女私情,没有一点学问话头;就有几种为才子游戏笔墨,做女子的不能知其运笔构思,只见海市蜃楼,以为实有其事,所以闹出“东阁聆琴”“西厢待月”的笑话来了。咳,这些腐败的小说,实女子的大魔头。我已立志用些心血,将旧时的小说世界,洗涤一番,普救种种陷溺的女子。但我这个女儿,长大起来,要比儿子格出尽心教育,使他日后做些光明正大的事业,以塞老朽的嘴巴。’” “平权的母亲道:‘教育女儿,亦是父母的天职。我想世上无知的老头儿,生下一个儿子,欢欢喜喜,以为是我的后代;生下一个女儿,愁愁闷闷,以为是人的媳妇。所以贫苦人家,凑些铜钱,使儿子读两年书;富贵人家,儿子廿来岁时,还请着先生教育他。至于女孩儿,贫贱人家,没有一个读书的;富贵人家中,文理粗通的女子,亦好比晨星硕果。岂知人人不使女孩儿读书识字,日后我们娶来的媳妇亦木偶人一般,儿子大受其害。且西哲尝云:‘女子者,国民之母也。’假使身体羸弱,所产子女亦羸弱;思想呆滞,所产子女亦呆滞。照此看来,女孩儿不读书识字,卫生学不讲,身体自然是羸弱;世界事不知,思想自然是呆滞。羸弱、呆滞之母,安能产果敢、活泼之子呢?’所以平权父母,将他兄弟二人,一体教育。妹妹亦曾在该处读过好几年书呢。” 雪梅道:“你既同他认识,何不请他来此,同叙大义?” 柳娟答道:“你且不要性急,听我漫漫的讲下去。” 中杰与兰芷齐声说道:“我们且饮几钟(盅)再谈罢。” 四人各饮了好几杯。 柳娟又说道:“妹妹去读书的时候,保国只有八岁,平权只有六岁。他二人历史、地理的大略,都已知晓。妹妹初时很是惊讶,后知他呀呀学语之日,他的母亲将天文、地理各种歌,略教他学习;故到六七岁时,已明世界大势。光阴迅速,转瞬六年,平权的父亲一病而亡,母亲亦相继而逝;妹妹那时,仍与他兄妹二人,一堂研究学问,且与平权结为异姓姊妹。又过了两年,平权的哥哥保国,见我国政府与外国立了密约,知道组北东们地方已被他人骗去,心中很是愤恨,而又无计挽回,自刎而死。那时妹妹已开设这个女报馆了,听了这个凶信,即请平权到此地来同住;岂知平权自他父亲死后,性质忽然更变,日日夜夜看着大乘佛经,为人甚是冷淡,与妹妹的意恩(思)渐渐儿不合;故妹妹去叫,他一味推脱不来。到了去年,常因女权之事,与妹妹大起冲突。他的古怪话语,我也不欲尽说。你看前年这个包(报)上,‘女界普救主’的‘男女平等’论,并与妹妹论学书,就知道这人的性格了。”说至此,柳娟脸上含有怒意。 兰芷道:“平权的历史,雪梅姊姊想已知道。我们且饮罢。” 四人又饮酒了一会,下人拿了一封信来递与柳娟。柳娟看了,顿觉柳眉紧锁、杏眼低垂,颇有愁虑的意思。究竟是什么缘故?因这封书信从文洞仁处寄来,内有“近来忽患吐血毛病,所作《女界灯》小说,万不能届期交到”的话头。柳娟正为这月的报章将要付印,缺这一回小说,安得不着急呢? 许平权(录入者注:此处许平权并未在场,此为笔误。根据下文(第11回)推测,实际应为沙雪梅。)问明了缘故,即以另一部自任。柳娟方才开心饮酒。

过了两日,居然做成了数章。他的书名叫做《仇书》。柳娟看了,很是佩服。即印在报上了。 不多几日,又来了两位女友。一位姓施名如曌,一位姓岳名月君。二人亦是女界健将。从此六人日日夜夜织革命的方法。未知能革得成否,且听下回分解。

(罗景仁批:此回书中,据《水浒传》等笔法论之,理应许平权出场。但使烈烈轰轰之惊天女子变为冷冷清清之退院老僧,读者未免扫兴。然此回犹只叙沙雪梅,不叙许平权,亦未免喧宾夺主。作者手写甲处,眼注乙处,其笔墨真出乎天、入乎人矣。)

补充资料: 【东阁聆琴】或指卓文君事。 【西厢待月】指《西厢记》,情节为深闺女子与人私奔。可参阅《红楼梦》中贾母批判“才子佳人”一节(第五十四回、五十五回)

录入者注:仇兰芷谐音“仇男子”。施如曌,是如曌,曌指武则天(武曌)。 三层引号的处理办法跟三层书名号的处理办法相同。即当双引号内再有引号时,用单引号;单引号里又有引号时,用双引号。

《女狱花》 西湖女士王妙如遗稿 中国青年罗景仁加批 江尚寒 手打录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