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回:慈航渡人钦巾帼,开门揖盗恨尚书

#女狱花

话说文洞仁见沙雪梅胡言谵语、病症凶险,簌簌的吊(掉)下几点眼泪。则见丫鬟进来,报说隔壁董小姐来了。 洞仁心里忽想道:“这位董奇簧姊姊,西医上的学问虽未知晓,中医上的功夫很是研究的。今日到来,可同他商量商量。”即忙走到书房,与奇簧谭(谈)了几句闲话,就请他来看雪梅病状。 奇簧将雪梅的病症仔细诊视,又将岳师神开的药方看了四味。见头一味是苔参须一钱,第二味是大熟地四钱,第三味是黄芪四钱,第四味是归身三钱。拍案骂道:“这个方子,该死的很!” 洞仁道:“什么缘故?” 奇簧道:“他将这位姊姊的病看错了。他见她身子嬴瘦,猜是虚弱的症,开下浓重补剂;那知他是操劳过甚,又兼风寒所致;须先投以清理之剂,则热自然而然退去。他不知道,却将邪气关入内面,不能出来;这是医家最忌的。如人家屋里,墙门坍败,盗贼蛇行而进;这个人家须先将盗贼赶出,然后修理墙门,此为上者;若将墙门先行修好,那时欲将盗贼赶出门去,势必飞檐走壁,房屋尽被损坏。这个病症,就是如此。你道危险不危险?” 洞仁听了,呆了好一会。 则听得奇簧又说道:“姊姊不必着慌。我已开下一个方儿。吃下去或可挽回。”即命丫鬟到大药铺去配药。丫鬟转来,奇簧又将药片一一看过,等他头煎吃毕,方回家去。 次日复来问病,洞仁道:“神识略清些。” 奇簧知有转机,嘱将旧方再吃一帖。后又来诊视数次。雪梅的病,已觉好得多了。

一日,奇簧又同洞仁来看病状。雪梅即挣扎起来,谢了二人好些说话。 雪梅忽问奇簧道:“姊姊学此医道,未知目的何在?又既有此好本事,何以不悬壶波世呢?” 奇簧道:“我们国中,十男九痔,十女九带,真正可算为一国病国,则医道应该人人研究的。且我们女子,很害羞耻,有种种病儿,对男医生说不出,以致不医而死。妹妹学此医道,实欲普救二万万疾病的女子。然我今日,《内经》以下诸医书,虽大半研究过,而西医上的骨学、化学,一些不懂。则悬壶渡世,妹妹终有点儿难以自信。岂可医着时,将别人的身体,试自己的手段吗?妹妹想出洋游学几年,然后回来救人呢。” 雪梅赞了几句。 奇簧道:“姊姊大病初愈,还宜保养,不可多说,致伤元气。”即嘱雪梅睡下,自己同洞仁出外去了。自此每日过来,谈些学问,解解雪梅忧闷。 又过一个多月,雪梅病已全(痊)愈,起身要行。二人欵(款)留不住,只得与他饯行。 临行时,洞仁又拿了好些金银,送给雪梅。 雪梅道:“这个东西随处有的,不必姊姊费心。” 洞仁笑道:“难道姊姊是五空先生,随意可以摄取的么?” 雪梅道:“妹妹虽不是五空先生,却亦是暗中借的。每打听刻薄人家,盘剥厚利,熬成一个大家私,给子孙嫖赌吃箸。妹妹用他的儿,消些他的冤孽,播些国内文明。” 奇簧道:“姊姊说话,本是不错。但洞仁姊姊盛意,亦不可过却。” 雪梅即随手取了一些,与二人一笑而别。

那时正是酷暑天气,赤日当空,一些云影也没有。走了十数里,香汗如珠子一般,只得在凉亭上息了一会,缓步而行。 一日正在郊外行走,觉得几阵荷风,爽人心髓。绿树中的晚蝉“嚖嚖”乱叫,青天上的红霞闪闪照人。前望城门,只有一里多遥。心内很是快活,蹀躞而行。 见侧首有一洋人,东倒西歪而来,走到雪梅跟前,与他行接吻之礼。雪梅将洋人仔细一看,也不认识。那洋人却拉着雪梅衣服乱走。 雪梅忙问道:“拉我何事?” 洋人操中国话答道:“我同你耍子去。” 雪梅道:“我与你不认识,耍子什么?” 洋人道:“我爱你这幅标子(致)面孔,决要同你耍子一会。” 雪梅骂道:“你这该杀的洋鬼子,这般无礼!” 洋人亦骂道:“你这双料奴才,好不识抬举!上年我们打败‘拳匪’的时候,我同好几个朋友到你们尚书衙门内去。那尚书见了我们,叩头礼拜,哀求饶命,请我们吃酒,又叫太太小姐出来陪我们。我们初时,也规规矩矩吃了一刻。一个朋友醉了,将他太太抱在身上乱摸乱弄。我那时很难为情。岂知你们尚书仍是和颜悦色,又把我们筛酒一会,却吩咐小姐们道:‘好好服事洋大人。’,自己却走到里面去。息了一点多钟,也不见他出来。我们一个朋友道:‘我闻中国官场想要升官发财,每以自己妻女为送上司的礼物。今日这个情景,实是他巴结奉承,我们何必不受用呢?’然后我们十数个兄弟,将他太太、小姐二人,轮奸了一夜,好不快活。你想,尚书的太太、小姐,尚且同我们耍子。你这……”说到这里,“哇”的一声,吐个不止,身子却滚到地下去了。 雪梅初听他说话的时候,本是怒火上升,想要用武。今见他酒气奇臭,知是一个醉汉,与他抠(呕)气也无益。即飞步往前走去。一路走,一路想:“我今日处这个地位,已是愤怒要死。不知太太、小姐处那个地步,这(怎)么样呢?咳,你这老乌龟,你只要保的(得)自己头颅,却把妻女来卖人情。从此我沙雪梅,愈识透男贼的狠心狗肚肠了。” 想到这里,已是黄昏时候。急急走进城门,则见房屋美丽,灯烛辉煌。前面有两盏灯笼,写着是“魏注仁客栈”。心内想道:“就在这里住了一夜再走。”几步进了店门。 走堂的即领雪梅到里面一所楼屋,乃是六椽的三间。 二人上了扶梯。雪梅见居中一间灯光明亮,知已有人住下,即拣了左边一间。走堂的即将挂的洋灯旋亮,问了雪梅饭食,出外去了。 雪梅见床帐凳桌很是雅洁,知道这里是上等人住的。坐了一会,走堂的将酒饭送进来。 雪梅吃毕,坐在窗前乘凉,忽听得隔房有娇滴滴声音。仔细听了一会,心里想道:“奇了!奇了!”即轻轻出房而去。不知道是什么声音,且听下回分解。

(罗景仁批:人生处世,外界刺激力甚大。所处之境为平和,性质亦渐归平和;所处之境为激烈,性质亦归激烈。作者因欲酝酿沙雪梅为激烈革命党,故每回中说尽男子强权。此回于无可说之处,特借洋人口中演说一番。非但笔墨之天矫,其识见亦何等卓越!)

补充资料: 录入者注:董奇簧,即“懂岐黄”,意指此人懂得中医医术。魏注仁,即“未住人”。 【内经】指《黄帝内经》。 【五空先生】 【蹀躞而行】小步行走或小步快走 【耍子】玩耍,闹着玩。 【拳匪】指“义和团”。

《女狱花》 西湖女士王妙如遗稿 中国青年罗景仁加批 江尚寒 手打录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