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回:女国民著书醒世,庸医生借刀杀人

#女狱花

话说沙雪梅骑在老虎背上,举起纷(粉)团花的拳头,望他颈上乱打。大虫亦作一个“溜地十八滚”的势,很命扑斗。旁边那个艾叶母豹,走近身来,反帮着大虫来咬雪梅。雪梅此时,心中愈觉愤怒,双脚在老虎肚皮上很命一夹,一拳在老虎头上很命一击。 那老虎大叫一声,四足腾起,从山顶上跳到平地。说时迟,那时快,雪梅见老虎望空跳去,即将双脚一松;作了一个惊蛇入草的势,斜刺里钻去,攀着一支树枝落下。息了一息,从半山中赶降下来,不见大虫;四面找寻,一些形迹也没有。恨恨的好一会,只得望前走去。

走了数十里,见远远有一所村落,炊烟四起。再走了百来步,听得树中雀儿嘈杂乱啼。朝天一看,眉毛的月亮挂在头上了。 及至走到村落,已是黄昏时候。四面找寻客店,一处也没有。心内想道:“今夜只得在人家屋里借宿借宿。”见斜对面有一土墙门,双门关着,门前一枝马缨花向人乱摇。雪梅暗想道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走近门前,轻轻敲了几下。 里面有人问道:“何人敲门?” 雪梅答应道:“是我。” 则听“呀”的一声,双扉已开。有一丫鬟手中拿着一支蜡烛,问道:“来此何事?” 雪梅即将借宿的话说了一遍。 那丫鬟道:“你且立着,我要问了主人来。”说毕,就进内去了。 未几,见那丫鬟出来,说道:“你进来。” 雪梅走进了门。那丫鬟仍将门关好,领雪梅到厢房坐下,即将手中的蜡烛给了雪梅,转身就到里面去。 雪梅坐了一会,见破纸窗外人影一闪,却不见有人进来,心中倒是疑惑。 忽又听得脚步声音,见那丫鬟走进门来道:“主人请你进去。” 雪梅随了那丫鬟,走到厅上后轩。见桌上摆着如月亮的一盏洋灯,当中挂着一张亚细亚东部舆地图,旁边挂着西洋女杰美利·莱恩、柰经慨卢、独罗瑟女士、苏泰流夫人四张大照片。 那丫鬟道:“请坐。” 雪梅将将坐下,见有一妇人从里边走将出来。雪梅将她一看:一个鹅脸蛋儿,一双细纠纠、明晃晃的眼睛,一副乱蓬蓬、紧密密的眉毛,年纪约有三旬上下,身上穿的衣服亦很雅洁。雪梅想道:“必是他家的主人了。”即忙立起身来。 则听他说道:“请坐。”自己却在旁边凳上坐下,即问雪梅道:“请教尊姓大名?” 雪梅心里想道:“看他这个样子,亦是女中英雄。即将真姓名说出来,谅无妨。况这个小小村落,就有意外之变,我亦无难逃脱。” 雪梅正想到这里的时候,听那妇人又说道:“贵客莫非是‘罗兰夫人’一流人物,真姓名不可告人么?” 雪梅此时心中了然,即将真姓名告诉了他。 则见他忙立起身来道:“原来是雪梅姊姊。多多失敬了。” 雪梅看了这番光景,倒猜不出什么缘故,只得转问他名姓。 那妇人道:“我姓文,名叫洞仁。” 雪梅听了,愈觉猜疑。 洞仁嬉嬉笑道:“姊姊却不认识我,我却认识姊姊。”说着到里面拿了一张报纸出来,指着一行与雪梅看。 雪梅看是紧要新闻,里面写着自己教习拳棒、打死赐贵,与狱中演说、县里捕拿的事实。 洞仁又说道:“自前日我的至好女友吕中杰,寄了这张报纸来。我看到这里,想得姊姊了不得。今日到来,实是三生有幸。请姊姊就住在这里,妹妹可以时常叨教。” 雪梅说了几句谦虚话,洞仁即领雪梅到书房内去。 雪梅见他书架上书籍杂乱,桌子上面又放着好几本书,中间夹着几张稿儿,知道他这时正著什么书。两人谈了好一会。丫鬟送上酒菜来,两人且饮且谈。 雪梅忽说道:“近来世界上普通男人,大抵当女人为灶婢,料理琐屑事务;看书会友,是男人最恨的。不知姊姊修了几世,得嫁文明夫婿,有如此自在得很。” 洞仁笑道:“世界上的男人,那里有一个文明的?就有几个号为‘文明’的人,亦是外面装着文明样子,里面愈觉得野蛮不堪。我是从小立誓,不嫁男人,才有这个地步。但我幼时亦受小脚的毒,近来虽已竭力放开,终觉不大自然。且我们国中旧风俗,做女子的,专讲袅娜娉婷、娇姿弱质,所谓‘体育’之事,一些儿也不讲究。我前时亦染了这些陋习,以致今日身子很不强壮,不能为同胞上办一点儿事业。然尝闻古人说,有能行之豪杰,有能言之豪杰,有能文之豪杰。三个名虽不同,其实是一样的。妹妹今日自己想来,只得学那能文的豪杰,稍尽些女国民的职任罢了。” 雪梅赞叹了几句,又谈论了好些学问,见玻璃窗上隐隐约约有亮光透进来。 未几,丫鬟送上脸汤、早饭。两人用毕,坐了一会,雪梅起身要走。 洞仁问道:“姊姊要到那里去?有这般要紧?” 雪梅道:“我出狱的时候,就打定主意,要到开设《女报》的张柳娟那块去。” 洞仁道:“原来是柳娟这块。姊姊从何处认识?” 雪梅道:“我并未与他会面过,但平日看他的《女报》议论,畅快得很,心中很是佩服。近闻他又组织一党,欲将二千年来被男人夺去的权利,夺了转来。我欲前去帮助帮助他。” 洞仁道:“如此说来,就住在这里,亦可以帮助他的。” 雪梅急口道:“姊姊不要专打闷葫芦,使人猜疑要死。” 洞仁笑说道:“那柳娟亦是我的好友。他报中议论,有许多是我的。姊姊就住在我这里,亦可以笔墨助他。况我看姊姊容貌消瘦得很,还请养息几天为是。” 雪梅被他苦留,只得住下。过了几天,忽觉四支(肢)酸痛,身上发热起来。洞仁即请一个很行时的医生,姓岳、名叫师神,来把雪梅看病。那师神把雪梅两手的脉诊了又诊,口中的舌看了又看,即坐在房内,开下一方,摇摇摆摆而去。 (罗景仁批:岳师神可算中国医生的代表。) 雪梅自吃了这位先生的药后,身上的热愈觉如火炭一般,兼且人事不知,口中胡言乱道。 一日洞仁在旁边服事他,雪梅即指着洞仁骂道:“你这男贼,今朝果被我打死了。你这不辨种类的贱大虫,且先了账你。”息了一息,又大声说道:“难道杀了一个男贼,就罢了么?我欲将你们男贼的头,堆成第二个泰山;将你们男贼的血,造成第二条黄河。”说毕时,“扑”的一声,身子翻到里床去了。 洞仁见了这个光景,知他病症已是十分凶险,一阵心酸,吊下几点泪来。未知雪梅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(罗景仁批:激烈党、平和党起,中立党亦追风逐电而起。此中立党,并非中立于新旧,实中立于激烈与平和。其生平思想,恐激烈惨行破坏,平和难以建立。故每以笔墨生涯,为醒世之具。作者此回中,特出中立党之文洞仁。吾知其学问有根底,笔无疏漏矣。)

补充资料: 【西洋女杰美利莱恩、柰经慨卢、独罗瑟女士、苏泰流夫人】出自《世界古今名妇鉴》(作者:德富芦花)及《世界十二女杰》,其对应篇目如下:“诗界革命军”独罗瑟女士(今译“多萝西”,为英国著名“湖畔诗人”威廉·华兹华斯之妹)、“普救主”柰经慨卢(即现代护理专业与护士职业的开创者南丁格尔)、北米大教育家美利·莱恩(今译:玛丽·莱昂,美国的女教育家,以创办学校为要)、“奈翁之劲敌”马达穆与苏塔阿鲁。【可参阅《北京大学学报:哲学社会科学》2009年2期,夏晓虹(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)《<世界古今名妇鉴>与晚清外国女杰传》】 【罗兰夫人】作为法国大革命时期著名的政治人物,吉伦特派领的领袖之一,罗兰夫人才华出众,被称为“革命期间最高贵的女人”。她和丈夫罗兰都支持大革命,属于中产阶级民主温和派。罗兰夫人主持的沙龙非常有名,在她的丈夫担任革命政府内政部长期间,以罗兰名义发出的许多文件、法令都出自她的手笔,她的观点甚至左右了大革命的动向,对法国大革命的进程有重大影响。1793年11月,法国大革命的暴力最终战胜了温和,罗兰夫人被雅各宾派送上断头台。罗兰夫人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平等、自由、博爱的新世界。因为她的努力,她被列入“最著名的法国女性”行列。

江尚寒批:文洞仁、吕中杰之取名显然是谐音,代表角色的特点,即文动人、女中杰。沙雪梅或许是“杀须眉”之意。

《女狱花》 西湖女士王妙如遗稿 中国青年罗景仁加批 江尚寒 手打录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