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回:恨专制昌言哲学,辨种类痛骂须眉

#女狱花

话说沙雪梅逃出狱门,将要走到城边。后面人声嘈杂,灯笼火把蜂拥而来。雪梅不慌不忙,将身跳上人家屋上,卧虎形的伏着。又听得锣声、鼓声,仔细一看,原来是人家娶夜亲,并非是什么追兵。雪梅等他过去后,从屋上跳了下来。 又走了数十步,方见城门。雪梅做一个飞燕扑帘的势,上了城墙;又作一个猛虎出山的势,下了城墙。走了有一会,天上的行星渐渐儿稀少,树中的宿鸟乱乱儿啼叫。抬头一看,对面的山峰,已隐隐约约露出笑脸来了。未几,胭脂一般的红日已挂在高山上面。 那时正是仲春天气,山青水绿,柳暗花明。燕子双双,呢喃小语;蛱蝶对对,高下垂飞。心内想道:“万物有情,各得其偶。何我女子,遭此魔头?”忽又触念道:“我尝闻大哲学家之言:太古时候,男女可以任意交媾,没有什么‘夫妻’规则;这个情景与今日下等动物无异。自后时世界渐渐进化,男女各自与所欢之人互相联合,不像前时之滥意宣淫,于是成了一个夫妇。” “但夫妇初成的时候,叫做‘养子夫妇’,因其生平目的在于生养苗裔;子孙己(既)长,夫妇渐散,其情形实与目前燕子结巢养子一般。虽夫妇的组织尚未完全,然当时做男子的并没有压制女子的权势,做女子的亦没有倚靠男人的心思;夫妇之间,倒觉自由自在。” “自‘养子夫妇’进化,变了一个‘专制夫妇’,于是或强夺、或购买女人的身子,当作男人第二个财产。种种‘夫为妻纲’‘妻为玩物’的谬论一齐出现。此时做女人的,正与犬马无异,无一些自由权利。” “再由‘专制夫妇’进化,变为‘自由夫妇’。那时男子敬爱女人,女人亦敬爱男子。出则携手,入则并肩;好比连理的枝、并蒂的花、同林的鸟、比目的鱼,你唱我和,实享爱情。夫妇之规则,至此称为圆满功德。” “照此看来,‘专制夫妇’时代,正是女子黑暗地狱。做女子的,应该併(拼)着脑血、颈血、心血,与时代大战起来。一战胜后,自然是光明世界了。俗语道:‘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’,我们今日正当用着(这)‘铁血主义’,不可以疎(疏)懈的。”自己暗暗策励了一番。

信步走了十数里,则见前面好像火山一般,万道红光冲天映地。心中很是疑讶。急急走了数十步,仔细向前一看,原来是千株万朵的杏花,开得珊瑚玛瑙一般。雪梅心中顿觉一爽,且顾且行,且行且顾。 杏花疏处,露出一个酒帘儿来。雪梅心内想道:“饮酒赏花,最是人生乐趣。今日适逢其会,倒可消遣片时,解解忧闷。”漫步走进店门,拣了一副座头。 酒保送了一碗状元红酒来,摆了一碟朱沙(砂)色的油花生、一碟玫瑰色的炒虾儿。 (罗景仁批:点染得法。) 雪梅吃了几口,抬头向窗外一看。说不尽千红万紫,身子像个坐在杏花林中一般。赏了好一会,漫漫的将酒吃了几口。又将里面一看,房屋虽不甚宽大,倒也幽雅;两面挂的画儿,亦看得过去。粉壁上面,又题着无数诗词。忽见有一块墨汁深浓、笔法秀丽,雪梅疑(凝)神一看,乃是四首七绝。诗曰: “情天从古未偏颇,女男平权剏(创)释迦。只为后人公德缺,中郎灶婢尽韩娥。” “岂尽须眉逞夜郎?无才无德病红妆。桃花艳丽金莲俏,惯作青楼窈窕娘。” “文明伉俪羡欧洲,公义私情两处周。羞煞双双敷粉蝶,有时不敢到妆楼。” “沉沉大地雨风斜,天力终差人力些。纤手翻成新世界,香闺普种自由花。” 雪梅观毕,心内思想:“照这几首诗看来,今日女权已甚发达,将来革命似无有不成的。”心中很是欢喜。又将诗念了几遍,见下面写着“佛婢题”三字,忽又感慨道:“这个女子,定是我们的普救主。但恨今日无缘,不能共谈心曲。又不留下真名姓,使人可以物色。真所谓‘天涯地角无寻处,若要相逢在梦中’了。”心中郁郁不乐,呆坐了好一刻。会了酒钞,懒懒的出了店门,漫漫的过了杏花林。

又走了十数日,见前面一座高山,隐约在云雾里头。走上山来,四面老树参天,怪鸟惊人;无数的鹿儿、兔子,往来奔跑。走至山顶,也觉香汗泠泠。见侧首有一所古庙,坍败得了不得,门上挂着隐隐有“伏虎殿”三字一块匾。信手推门,门即豁然而开。六七只野猫见有人来,一轰逃去。 雪梅将里面四下一看,并没有什么金身,只有几堆泥土、一张破桌而已。跳上桌子,坐了一会,忽听得远远似有铜锣声音。心内想道:“这个地方荒僻的很,何以有人敲锣?”猜了一会,也猜不出什么缘故。那个声音越听越近了。即忙下了桌子,走出庙门,跳上屋瓦,蹲着四看。 那边古木丛中,坐着一个狮子;旁边立着、跪着好几个大虫,把他舔毛,把他供食。未几,狮子摇摇摆摆而去,有几个大虫随之而去。有一个在荒郊闲走,见对面有一艾叶母豹,从林中出来。他即竖起尾巴,大吼一声,狂奔而去,将豹扑倒。那豹亦把他舔毛了好一刻,方才立起身来要走。大虫似有不足的意思,仍将豹扑倒,一爪踏着,一爪在他背上乱打。 雪梅心中怒道:“我闻大虫与狮子不是同种,大虫与豹是同种的;何以见了狮子就低首下心,见了豹就耀武扬威呢?就说狮子势力极大,非大虫所能敌;然有好几个大虫,岂不能弄倒一个狮子吗?豹之力虽比大虫稍弱,然既恭恭敬敬待他,则大虫亦应该爱惜些,岂可擅作威褔呢?咳,黑白颠倒,世人是常有的。难道大虫亦学人的故智吗?我今日虽不能杀尽是畜生的人,且先杀此似人的畜生!”即作一个疾风扫箨(tuo4=竹笋皮)的势,“呼”的一声,骑在老虎背上,举起秀(绣)球花拳头,在他颈上乱打。 大虫亦作一个“溜地十八滚”的势,很(狠)命扑斗。未知谁胜谁败,且听下回分解。

(罗景仁批: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此小说中出主人翁之法则也;又有一法,于开卷数句中,即将主人翁叙出。但此书无速出主人翁之理,因改革之事,须由激烈党之破坏,方有平和党之建立。吾不知作者几许经营,才出“佛婢”二字,又不肯将真名姓轻易露出,真可谓得小说家之嫡乳。)

补充资料: 韩娥:一作先秦时(春秋早期)韩国民间女歌者,即“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”事;一作元末四川阆中英雌,曾扮男装参与当时农民起义。

《女狱花》 西湖女士王妙如遗稿 中国青年罗景仁加批 江尚寒 手打录入